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314788.com > 正文内容

吴祖强的音乐人生阅读答案

发布日期:2019-08-13 00:28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在当今中国音乐界,吴祖强先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他的影响早超出了国界。他同时是不可多得的“全才”——著名的作曲家、音乐教育家、音乐理论家、音乐事业的杰出领导者和社会活动家。在他已走过的77年的生命旅程中,如果说以他5岁时第一次登台弹奏钢琴为发端,他竟有72年与音乐紧密相伴!

  2004年夏末和深秋,笔者曾两次在吴祖强先生那个座落于北京四环路——侧清悠、雅致、充满书香氛围的寓所进行长谈。一位音乐大家的音乐人生豁然展现在我的面前……

  吴祖强,江苏武进人,1927年出生于北京。父亲吴景洲,学者、书画家、文物鉴定家、故宫博物院创办者之一。父母生有15个子女,其中4个在幼年时夭折。长大的11个孩子后来个个成材,长兄吴祖光和六弟吴祖强是最突出的两位。吴祖强走上音乐之路是大姐吴珊发现了他的音乐天赋。对他人生影响最大的是大哥吴祖光。

  20世纪30年代初,吴家居住在北京。一位亲戚把—架钢琴寄放在他家,小祖强的大姐、三姐都喜欢音乐,她们常常在家弹琴。一天,大姐外出回来,突然从屋里传出琴声,是她平时常弹的一支曲子。而此时三妹并未在家,是谁在弹呢?疑惑间,她快步跑进屋里,眼前的一幕让她既惊讶又惊喜:六弟祖强双腿跪在琴凳上,两只小手在琴键上跳来跳去,神情还那样专注。原来两个姐姐平时弹琴时,总会把小祖强吸引过来,他一动不动地看着、听着、久而久之,也就“无师自通”了。从此大姐收下了这个只有5岁的小徒弟,成了他的音乐启蒙老师。

  不久,吴祖强人生第一次登台为幼儿园小朋友演出的节目进进钢琴伴奏,掌声和赞美是不言而喻的。上世纪30年代的旧中国是不可能和今天同日而语的,别说5岁的孩子能登台弹奏钢琴,又有多少人见过钢琴呢?小祖强自然成了人们喜爱的“神童”。

  1936年,随着父亲工作的变动,吴祖强一家离开北京来到湖北武昌。没有钢琴弹了,祖强又迷上了唱歌。他本来就有一副好嗓子,又是北京来的,京腔京韵,很受当时所在小学的重视,每有文艺活动,必定上唱。国际油价暴跌!上海原油期货盘,一位教音乐的老师特别喜欢他,刻意加以辅导,更引起他对音乐的兴趣。

  抗战爆发后,为身R避战火,全家又迁居大后方四川江安。这时长祖强10岁的大哥吴祖光已在文坛露头角。1937年,吴祖光刚刚20岁时,写出了以东北抗日义勇军为故事的多幕话剧剧本《凤凰城》。这是中国戏剧史上第一部也是惟一一部以抗日为题材的多幕话剧。当时的国立戏剧专科学校校长余上沅和教务长曹禺十分看熏这个剧本,立即组成强大阵容赶排这部话剧,演出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后来,国立剧专再次演出时,曾由曹禺、黄佐临、丹尼、阎哲吾等当时的大戏剧家、剧专教授导演,每人导演一幕,真是盛况空前。

  这出话剧以其强烈的抗日爱国激情,曲折的故事情节,剧中主人公及其战友视死如归的光辉形象,深深打动了所有观众,一时反响强烈,好评如潮。吴祖光被人们冠以“神童剧作家”的美名。戏剧创作也成了他终生的职业。

  从小就具有艺术气质的吴祖强,对自己这样的兄长自然敬重有加,甚至是崇拜的偶像。那时候,吴祖光周围聚集着一大批进步文化人士,像曹禺、邓宛生、方珀德、耿震、刘厚生、吕恩、蔡松龄、郭蓝田、张雁、张骏祥、丁聪、郁风、黄苗子、张定和、盛家伦等,许多人是吴家的常客。吴家由于孩子多,被吴祖光的朋友们戏称为“吴家班”。就是这今“吴家班”,小祖强多次被拉去饰演剧中角色,在李健吾的《以身作则》中演过小少爷,在后来吴祖光的重要剧作《风雪夜归人》中演过乞儿。他还因字写得好,为茅盾先生眷抄过文稿。

  1939年,吴祖强小学五六年级时,又对作曲产生了兴趣,他找来一些诗词,悄悄为其谱曲。吴祖光知道后,认定自己这个六弟将来是搞音乐的材料,他鼓励小弟朝这个方向努力,并请了自己的好友音乐家张定和、盛家伦辅导他。

  1947年夏,吴祖强考入南京国立音乐院理论作曲系,师从陈德义、江定仙等名教授,开始了系统的学习。在校期间,他不仅学业优秀,深得师长们的喜爱,而且,曾任学生会主席,带领同学们积极参加反对反动统治的,并加入了中国的地下组织。1950年,国立音乐院迁往天津,转为中央音乐学院。两年后吴祖强毕业,留校任教。从此,他的一生与这所中国最高音乐学府紧密相连。

  1952年,吴祖强正在淮河水利工地劳动锻炼,当他接到学校准备选拔一批人到苏联留学深造的通知后,立即返京。出国深造,这是吴祖强梦寐以求的。当时的苏联是“老大哥”,那里的音乐设施、音乐教育水平和成就都是当时的中国无法相比的,能够到那里学习是多少年轻心中的梦想。

  吴祖强实现了这个“梦想”!在中央音乐学院十几名优秀的出国应试者中,他脱颖而出。另二位是郭淑珍。中央乐团只有李德伦一人。1953年,他们三人一同离开北京,进入著名的莫斯科国立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成为新中国第一批出国深造钓音乐人才。吴祖强学习作曲,李德伦学习指挥,郭淑珍学习声乐,后来,他们都成为享誉中外卓有成就的艺术家,为我国的音乐事业作出了突出贡献。

  吴粗强随著名作曲家尤金·奥西波维奇·麦斯涅尔教授学习作曲,随谢尔盖·谢尔盖耶维奇·斯科列勃科夫教授学习赋格,随德米特里·罗曼诺维奇·罗加尔·冽维茨基教授学习管弦乐法。吴祖强在名师的指导下,学习十分刻苦,他逐步掌握了欧洲、俄罗斯深厚的创作理论和技巧。留学期间,它作出了他第一批成熟的作品,像室内乐《弦乐四重费》、《钢琴协奏曲》,小提琴与钢琴曲《小奏鸣曲》,交响音画《在祖国大地上》,清唱剧《与洪水搏斗》等。这些作品注重艺术性与思想性相结合;创作激情与逻辑清晰的形象思维相结合;西洋风格与民族风格相结合,表现出鲜明的时代精神、浓厚的民族气质和优美韵旋律。这些作品记录了吴祖强留苏时的学习成果,显示了他的音乐才华,也是他对祖国和母校的回报!

  他的这些作品受到了苏联老师们的肯定和赞许,其中《弦乐四重奏》等作品曾在苏联演出、广播电台播出并由苏,联国家音乐出版社出版总谱。苏联广大的观众和听众也熟悉了这位新中国的青年音乐家。1958年,吴祖强以“全优”的成绩和作曲家资格从莫斯科国立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毕业。

  上个世纪50年代初,是中苏关系的“蜜月”时期,吴祖强、李德伦、郭淑珍三个人积极参加莫斯科的社会音乐活动,除了吴祖强的习作经常在学生作品演奏会上演出外,出国前就已很有名气的李德伦更是十分活跃,他多次登台指挥,包括指挥莫斯科管弦乐队这样的著名乐队。郭淑珍也经常参加一些晚会和音乐会的演出,并在广播电台演唱中国歌曲,三个人都以不同的音乐方式受到了苏联人民的喜爱。

  吴祖强与李、郭工人的友谊从五十多年前留苏就已开始。特别是他同李德伦,同住一室、同吃一锅饭,同穿一样的皮夹克,每天一同往返于宿舍到学校的路上,就连沿路一间面包铺的老太太太都熟知这对“兄弟”。李德伦才华横溢,但在生活上却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心细的吴祖强总是不时提醒他,为他收起丢三落四的衣物。这位“大哥”往往是“哈哈”一笑。

  他们也一同受难,1957年国内开始了“反右”运动。这时,中国陆续派往苏联学音乐的已近二十人,他们奉召回国,参加运动。最初,李德伦、吴祖强、严良堃三人是被批判对象,李德伦的“错误”是曾说过一些赫鲁晓夫的怪话,被视为破坏中苏关系。吴祖强被批的原因是他有“野心”,想当音乐学院院长。其实是一个留苏同学感到他能力很强,随口夸奖他的话。真正原因是吴祖光已被打成,作为兄弟很难逃脱牵连。

  吴祖强被安排参加“揭批吴祖光言论”大会。他能“揭批”什么呢? 只能痛苦地低着头一言不发。在强令集中住到文化部招待所参加运动离家前,吴祖强见到了祖光大哥。只弟俩先是相视无言,继之苦笑,短暂沉默后,他终于把憋闷多日的心里话向祖光大哥倾诉。他回顾了如何在大哥影响下走上音乐道路和革命道路,如何在生活上得到大哥的关心和照顾,兄弟姐妹们如何从小就对大哥怀有深深的崇敬。最后,他表示:“我们永远相信你!想信你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

  上面决定不在留学生中搞反右斗争,吴祖强也终于得到解脱。这算是吴祖强在5年美好的留苏生活中的一段“插曲”吧I

  1958年秋天,吴祖强从苏联回国,他立即投入到母校的教学工作。他先担任作曲系主课的教学工作,不久,又同时为作曲、指挥、音乐理论三个系开设《曲式与作品分析》大课。任课之余,在一年多时间里,他写出了二十多万宇的《曲式与作品分析》一书。这部书一问世,就受到了师生们的欢迎,四十多年来,始终是音乐学院难得的教材,畅销不衰,1987年获得了全国高等院校优秀教材奖。台北一家出版社也通过原出版单位和作者签约,1995年在台湾发行了繁体字新版。

  吴祖强在担任繁重教学任务的同时,积极进行创作活动。他与杜鸣心合作完成的舞剧音乐《鱼美人》曾经轰动中外艺坛,这是他的第一部成名之作。

  1959年,为迎接建国10剧年,北京舞蹈学校(现北京舞蹈学院)集体创作了一部民族舞剧《鱼美人》,指导创作和担任总编导的是当时在该校任教的一位苏联舞蹈专家。脚本完成后,急需找人作曲。这位专家希望音乐创作人选最好是留苏的作曲家,这样便于沟通和合作这件事很自然就落在吴祖强身上。但从接受任务距“献礼”已不到半年时间,况且他还不能放弃教学工作,在这样短的时间里一个人独立完成一部大型舞剧全部音乐的创作显然不可能。他只得提出增加一位合作者。杜鸣心恰好刚从苏联留学归来,他便成了吴祖强最合适的合作者。事实证明他们合作的十分愉快,以后又有几次成功的合作。

  当时的舞蹈学校校长陈锦清及其他几位年轻教师同时也是《鱼美人》各幕编导,陪同吴阻强和杜鸣心与总编导苏联专家古雪夫见面。这位专家十分但诚地表明他和全体编导将完全尊重音乐创作的整体构思利每段音乐自身结构的完整性,舞蹈将根据写成的音乐编排。这些话不仅说明这位苏联专家对作曲家的尊重,同时也显示出音乐对于舞剧的重要性。

  在那些日子里,吴祖强和杜鸣心以严谨的工作态度,饱满的创作激情和对剧本的充分把握,夜以继日谱写音乐,终于按期完成了全剧的音乐创作。总编导古雪夫十分喜欢他们的音乐,其他编导和演员们也都非常满意。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本来是国庆10周年的献礼节目,而在9月下旬正式彩排请有关方面领导审查时,当时主管文艺和教育的一位负责人看完全剧后,却一言不发,随即扬长而去,把苏联专家和陈锦清校长晾在一边,场面十分尴尬。这位领导人对《鱼美人》如此反感,自然没有审查通过。后来还是文艺界一些有影响的人士反复做工作,舞剧才得以正式公演,但时间却已推迟到10月底了,这就明确被排斥在国庆献礼之外。

  《鱼美人》审查时的“冷”到公演时的“热”形成了强烈反差。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首都文艺界人士观看了演出。周恩来总理和还不止看过一次。特向古雪夫致贺,并幽默地称赞他为向东方传授西洋艺术“真经”的“佛爷”。当时的这些话,“文革”中自然会把《鱼美人》打入“大毒草”的行列,曲作者吴祖强也就难逃“大毒草炮制者”的罪名。《鱼美人》至今依然在舞台上显现着迷人的艺术魅力。由作者选编的《鱼美人》音乐管弦乐组曲和改编的钢琴独奏曲《鱼美人》选曲,早已在各种音乐会上独立演出,成为演奏家的保留曲目。

  强的女儿吴央从几岁开始就与哥哥吴迎一起在父母的音乐熏陶下成长,她现在是小提琴演奏家。

  吴祖强的人生是音乐的人生,他生命的每个音符奏出的是追求、奋斗、坚韧不拔和对音乐对祖国的一腔挚爱!